主角蘇輕柔李成上門女婿的逆襲小說免費在線閱讀

主角蘇輕柔李成上門女婿的逆襲小說免費在線閱讀

上門女婿的逆襲

時間:上門女婿的逆襲作者:策馬追夢來源:WD

上門女婿的逆襲在線免費閱讀主角是蘇輕柔李成的最新小說由策馬追夢寫的,上門女婿的逆襲免費在線閱讀:我是一個俗人,當我獲得了絕世醫術,至強功夫,我逆襲了!...

《上門女婿的逆襲》在線閱讀精彩內容

第一章上門女婿的悲哀

李成找陪酒小妹被抓現行了! 

傍晚,西川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帝豪大酒店門口,李成有些郁悶從里面走了出來,面色有些憤憤不平!

李成今天被酒店扣押了,原因是點了一桌十八萬的飯菜,最后卻打算吃霸王餐,給不起錢!最關鍵的是,一次性還找了十個火辣的陪酒小妹!

最后,還是李成的老婆前來撈人,這就蛋疼了!

門口,一輛藍色的保時捷停在路邊。車旁,一個穿著白色襯衣,紅色短裙的美女冷冷的盯著李成,雙眼似乎都快要噴出火來了,“李成,你可真行啊!沒錢裝什么?一次吃十八萬……還點十個陪酒小妹,你想上天么?”

美女正是李成的老婆蘇輕柔,身子氣的一顫一顫的,臉色一片鐵青!

李成看到蘇輕柔,臉上的肌肉抽了抽,有些囁喏的道,“老婆,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根本不關我的事啊,我……”

“閉嘴!不關你的事,都電話喊我來結賬了還想抵賴?十個陪酒小妹五萬八啊……氣死我了……丟人!我的臉都讓你丟干凈了!”蘇輕柔鼻孔中冷哼一聲,看李成的眼神越發鄙視。

蘇輕柔一頓臭罵,將李成罵的跟孫子一樣,連頭都不敢抬。

一方面,李成覺得今天這事理虧。而另外一方面,主要是因為李成是一個上門女婿,也就是俗話說的倒插門。

洗衣服,做飯,拖地,刷廁所……白天上班回家之后,還要累的跟狗一樣!沒地位,沒人權,每個月送快遞的幾千塊工資,還要上交……活的還不如蘇家的一條狗有尊嚴!

更可悲的是,李成和蘇輕柔結婚兩年,入贅蘇家兩年了,但卻從來都在一張床上睡過,李成連蘇輕柔的手指都沒碰到過。  

“真不是你想的那樣,陪酒小妹不是我點的,八二年的拉菲也不是我點的……”李成的確吃飯了,但找陪酒小妹的另有其人啊。惱火的是,那家伙趁著上廁所逃走了,最后結賬的時候只能是李成,所以……李成現在是有口也說不清。

蘇輕柔作為李成法律意義上的老婆,酒店方面打電話通知蘇輕柔過來結賬,帶李成回家。

蘇輕柔冷冷的道,“還狡辯?哼,這就是你的態度?這個月零花錢扣了……還有,給你父母的那五百塊,你就做夢吧……惡心……你明明都有老婆,還在外面亂來……別人會怎么想我?無恥……下流……”

蘇輕柔一連串刺耳的詞語,刺激的李成臉紅耳赤,手臂上青筋暴露,再也忍不住,“蘇輕柔,你夠了!哼,我有老婆和沒老婆有什么兩樣嗎?結婚兩年了,你讓我碰過一個手指頭嗎?你夜里做夢的時候,嘴里念著別的男人,趙無名是吧?別以為我不知道!

自己老婆不讓睡,我去那種地方,為什么不可以?”

此時,酒店門口已經圍了不少的人,紛紛對著李成和蘇輕柔指指點點。

“多好的小伙子啊,居然是吃軟飯的,哎!”

“那不是蘇家的總裁蘇輕柔么?居然嫁了個窩囊老公,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

周圍人群不斷指指點點,讓蘇輕柔面子上有些掛不住!

“你……混蛋!敢頂嘴了!我……回家再收拾你……上車……”李成提到趙無名,讓蘇輕柔似乎有些心虛,臉色不由變了變。

蘇輕柔可能覺得自己也有些理虧,說了兩句,便住嘴帶著李成開車離開酒店大門,朝家里而去!

……

坐在后排座的李成,雖然很不爽蘇輕柔,但現在被蘇輕柔這樣誤解,李成更加不爽。今天他的確是去了會所,但李成完全是被華布衣那老家伙忽悠去的啊。

五年前,李成剛上大學那會,在一個巷子里碰巧救了一個叫華布衣的老人,然后華布衣說他是一個天才,死活要收李成為徒弟。

武術,醫術,風水,玄學……華布衣手把手教了李成五年,今天終于宣布李成可以出師了。

然后,華布衣帶著李成去酒店慶祝,點了十八萬的飯菜,最后華布衣溜走了……結果,李成悲劇了!

不過,到現在李成還想不明白,華布衣雖然功夫很厲害,但從18樓的窗子跳下去難道不會死么?

……

半個小時后,車別墅大院里停下。

李成和蘇輕柔兩人剛剛進入別墅大廳門口,整個大廳燈光陡然亮起,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男子手捧著一束玫瑰花,飛速閃身到蘇輕柔面前,“親愛的,surprise(驚喜)!”

趙無名?

這個西裝革履的青年,不是別人,正是蘇輕柔做夢都在念叨的趙無名。據說是海歸博士,也是蘇輕柔的師兄。

而在客廳中間的桌子上,還擺放著幾根蠟燭,兩份精美的晚餐。

李成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這是要和蘇輕柔來一次燭光晚餐的節奏么?

這一剎那,李成想到的是武大郎和西門慶的故事!

麻蛋,趙無名這王八蛋,越來越肆無忌憚了,之前偷偷摸摸約會蘇輕柔,李成睜只眼閉眼也就算了。現在,這混蛋居然直接在家里來搞燭光晚餐。

真當自己這個上門女婿是廢物孬種?

哼!

之前,李成不敢出手,那是因為華布衣警告過,在出師之前,所學的任何東西,都不能施展。

但現在,李成出師了……忍無可忍,那邊無需再忍!

蘇輕柔滿臉驚喜的接過趙無名手里的玫瑰花,看了看旁邊的李成,似乎覺得還是有些不妥,“無名……這樣在家里,不合適,畢竟,李成是我名義上的老公……這樣不好……”

趙無名輕蔑的看了一眼李成,“輕柔,你不也說了么,他不過是名義上的罷了!你早晚都是我的女人,這個窩囊廢物,簡直侮辱我的眼睛……看什么看?還不趕緊滾?別在這里打擾我和輕柔約會……”

欺人太甚!

在自己家里來勾搭自己的老婆,還讓自己滾?究竟誰給他的勇氣?

真拿豆包不當干糧么,欺負人都欺負到家里來了?

“滾!”

李成臉上浮現一抹寒芒,沉聲對著趙無名呵斥了一聲……一聲爆喝,房間的溫度頓時似乎降低了好幾度……

 

第二章有些人,你惹不起

蟄伏五年,現在終于不再壓抑。李成全身殺氣釋放,那一剎那,蘇輕柔都不由愣住了。

趙無名也發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哈哈一陣狂笑,“我沒聽錯吧?你讓我滾……你個山野來的雜種,你夠資格么?皮癢了是吧,正好我好久沒活動筋骨了,那就讓你長長記性,有些人,你惹不起……”

說話的同時,趙無名眼神中閃過一抹陰沉,一個勾拳,便朝著李成喉嚨上襲擊而來,同時,腳腕則是朝著李成的褲襠里踢過來。這個趙無名,據說在國外學習過散打,出手便是殺招,這是打算將李成直接廢掉啊。

“哼!”李成鼻孔中冷哼一聲,身體迅速朝側面移動了三尺,避開趙無名的攻擊。反手一把抓住趙無名的手臂,暗勁涌動,順勢朝側面砸去。

咔擦!

清脆的骨頭脆裂聲音在房間里格外響亮,蘇輕柔楞了,而趙無名則是瞬間像殺豬般的慘叫起來,“你踏馬的瘋了啊,勞資的手,臥槽……”

趙無名眼神中閃過一抹驚恐,這個李成,之前不是窩囊廢物,面對被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個么?

怎么現在突然這么厲害了?

雖然心中疑惑,但趙無名也是個狠角色,一只手臂受傷,另外一只手一把撈起桌子上一個酒瓶,再次朝李成腦袋上砸來。

李成眉頭一挑,躲開趙無名的攻擊,膝蓋狠狠朝趙無名褲襠里撞擊而去!

噗嗤!

似乎都聽到蛋碎的聲音了,趙無名頓時疼的像大蝦一樣彎腰蜷縮在地上,“媽呀,我去……你這個畜生……下手真狠啊……”

李成冷冷的看了趙無名一臉,“狠?若是我沒能力反抗的話,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了吧?”

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

李成窮困潦倒這么多年,看盡人間百態,這是李成總結出來的經驗教訓。

善良本沒有錯,但要看對什么樣的人!

蘇輕柔此時也終于反應過來,“師兄,你沒事吧!”蘇輕柔快步朝趙無名走去的時候,眼神憤怒的盯著李成道,“李成,你干什么?打壞了師兄,你這賤命,賠得起么?人家可是海歸博士,你了……垃圾三本……”

蘇輕柔看不清李成,那是從骨子深處看不起。蘇輕柔實在想不明白,當年爺爺為什么愿意讓李成入贅蘇家,還給了李成六十萬。

趙無名要給自己帶綠帽子,都欺負到家里來了。關鍵是自己老婆,到這個時候,還偏袒趙無名,李成感覺心臟像是被刀插了一刀一樣,心中一股無名邪火感覺無處發泄,“蘇輕柔,你太讓我失望了!”

眼看蘇輕柔準備伸手去扶趙無名,李成臉色一寒道,“蘇輕柔,你最好不要碰他一根汗毛!你身體接觸他那個部位,我立馬砸碎他哪個部位,不信你可以試試!”

李成的聲音不大,但話語中卻飽含著一股殺氣!

蘇輕柔氣的胸口一顫一顫的,“你……我就偏要扶,我看你敢不敢!”說話的同時,蘇輕柔手臂都伸出來了。

但在地上蜷縮的李成,看到蘇輕柔的動作,不由渾身一哆嗦,“別,輕柔,快住手!這傻逼是瘋子……我自己能起來!”

趙無名疼的額頭上汗珠大顆大顆的往下冒,一臉畏懼的掙扎了幾下,勉強扶著墻壁站了起來,目光有些躲閃的盯著李成道,“李成,算你狠!你給勞資等著!”

說話的同時,趙無名居然雙腿顫抖,唯唯諾諾的打算朝門外溜走。

那窩囊的樣子,和之前蘇輕柔所了解的師兄有些不一樣?

這就是那個有擔當,有責任的師兄?趙無名不是說,面對任何困難,都要保護自己的么?現在,不過被李成揍了兩拳,就變得如此慫蛋?

蘇輕柔眼神中閃過一抹失望,或許,趙無名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完美。一根刺,已經悄悄在蘇輕柔心底埋下!

眼看趙無名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李成冷冷的道,“趙無名,你要搞清楚,蘇輕柔是我老婆!你最好離蘇輕柔遠點,否則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用你的話說,有些人,你惹不起!”

趙無名的身體一陣踉蹌,背對著李成的臉上,浮現一抹猙獰的表情。王八蛋,打我?你給我等著,勞資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趙家和蘇家一樣,都是西川排名前十的集團勢力。不管是表面,還是暗地里,都有讓人足夠震撼的力量。

想要對付一個人,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趙無名從別墅里出來,回到自己的車上,喝了口涼水,稍微平息了一下情緒,這才撥通一個號碼,陰沉著道,“陳隊長,是我!10萬,幫我弄一個人,他叫李成,在東城這邊……”

電話那邊,一個中年男子沉聲道,“趙公子,東城那邊是瘋婆娘許蓉安保公司經營的范圍,不是兄弟不幫你,的確有點為難啊!”

“50萬!”

“那我考慮考慮!”

“100萬!”

“成交,趙公子,我現在馬上帶人過來,保證給你辦的妥妥的,哈哈,合作愉快!”

趙無名鼻孔中冷哼一聲,“只要不弄死,怎么樣都行!我在天府路這邊等你……”趙無名掛斷電話,陰沉著臉看了一眼車窗外的別墅,眼神中閃過一抹貪婪。

蘇家……是我的!

至于蘇輕柔,身體里可是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啊……若是趙無名得到了蘇輕柔,說不定趙家都可以躋身到華夏超一流家族。

這是趙家的一個機會!

只是……趙無名感受了一下褲襠里,剛才被李成踢了一腳,到現在都麻木了,什么感覺都沒有!自己該不會就這樣廢了吧!

該死的,李成……勞資一定以牙還牙……讓你生不如死……

蘇家別墅,趙無名離開,空曠的房間里頓時只剩下了李成和蘇輕柔。

“李成,你太過分了,你怎么能那樣對人家?”趙無名一走,蘇輕柔眉頭一皺,開始指責李成起來。

李成冷冷一笑,“我過分?哼,那個傻逼一直騷擾你,都到家里來了,我揍他一頓怎么了?難道還要看著你們,給你們喊666?你要清楚,你蘇輕柔,是我李成的老婆,誰敢碰你一根手指頭,我要他命!”

 

第三章你會求著我回來

 

“你……”蘇輕柔氣的胸膛一顫一顫的,想要反駁,但卻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言語。趙無名敢肆無忌憚的在家里搞燭光晚餐,這的確是蘇輕柔沒想到的。

雖然敢動,但蘇輕柔內心里還是覺得不妥。

倒不是同情李成的遭遇,而是蘇輕柔不喜歡這樣被擺布的感覺!

李成嘴角一抽,“蘇輕柔,你要記住,至少現在,你還是我老婆!”

蘇輕柔氣的身體瑟瑟發抖,李成什么時候敢這樣跟他說話?要翻天么?

“滾!你給我滾……有種你就給我滾出去!滾了就不要再回來!”蘇輕柔指著李成的鼻子,大呼小叫道。

估計,這便是所有上門女婿的悲哀。

丈母娘不給好臉色,XF動輒喊你滾!為什么?因為他們有這個底氣啊,他們始終就沒有將上門女婿當一家人看過!

對于蘇輕柔的呵斥聲,李成只是淡淡一笑,“不用你催,我自己會走!至于回來……呵呵,有一天,你會求著我回來的!”

李成不咸不淡的回應著蘇輕柔,伸手在墻角將一個裝衣服的帆布袋子提著,便朝房門口走去。

看到李成似乎真的打算離開,蘇輕柔不由有些慌張,“李成,你給我站住,你去那種地方被抓了,我去拿錢贖你,然后現在還鬧離家出走!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對得起爺爺嗎?我爺爺當時真瞎了眼,讓我嫁給你這個白眼狼!”

蘇輕柔之所以有點慌張,主要是李成若是真的這樣離家出走了,爺爺那邊不好交代啊。當年招蘇輕柔入贅,便是爺爺拍板定下的。

聽到蘇輕柔提到爺爺,李成不由頓住腳步,淡淡的看了蘇輕柔一眼,“放心,爺爺當年給我的六十萬,我很快便會還給你!”

整個蘇家,所有人都瞧不起李成!唯一護著李成的只有蘇老爺子蘇國華,也正是有蘇老爺子震懾,所以李成的日子還稍微好過點。

李成可以討厭蘇家所有人,但卻唯獨對蘇老爺子一直很感恩。當年,李成的父親重病,急需要六十萬救命錢做手術。若不是蘇國華答應給李成那六十萬,只怕李成的父親現在早就沒命了!

一腳踏出蘇家別墅大門,李成知道,自己這走的是一條不歸路!

……

而與此同時,西川市正陽集團18樓總裁辦公室里,正陽集團的總裁莫正川老爺子桌上放著一張照片,旁邊還有一份女孩子的名單,隱約可見上面的一個名字,“蘇輕柔……”

后面似乎還有一段說明,但卻被照片擋住了,不知道具體說了什么。

莫正川的手指頭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面,沉吟了片刻,最終還是拿起話筒,撥通了一個電話,“昆八,留意一下這個年輕人……”

……

李成一個人走在大街上,看著街道上的燈紅酒綠,摸了摸身上剩下的三十二塊八毛錢,心中不由暗嘆一聲。

華布衣臨走之前,給李成在人民醫院那邊安排了一個醫生的空缺。據說醫院那邊一個科室的主任性命,就是當年華布衣救下的,只要李成明天去找他,吃住的事情應該可以迎刃而解。

但今晚……怕是只有在網吧對付一晚上了!

李成順著大街繼續朝前面走去,卻不知道,在后面幾百米的地方,一輛寶馬和一輛面包車悄悄的跟了上來。

面包車中,正是一臉陰沉的趙無名,還有另外一個臉上有刀痕的中年男子,“虎哥,就是那混蛋,您看什么時候動手?”

小子,跟我玩!看我不弄死你!

虎哥真名陳虎,正是昆八手下四大金剛之一。據說陳虎在境外受過訓練,身手了得,非常受八爺重視。

虎哥眼神朝路燈上掃了兩眼,“先等等,這邊全程監控,都有攝像頭,前面有一片拆遷區,那邊沒監控,我們就在那里動手!”

“好,一切就看虎哥了!”

趙無名和虎哥將一切都安排妥當,在前面走路的李成,卻渾然不知,危險正在靠近……

李成對這一帶很熟悉,穿過前面的拆遷區之后,便有一個網吧,包夜20塊。

7月的天,雖然已經是晚上,但路面上陣陣熱浪讓李成額頭上冒出了些許汗珠,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李成快速走了幾步,想要盡快到網吧的空調房里降降溫。

而此時,李成后面,距離李成擊敗你的面包車里,虎哥招呼著身邊的兄弟,“都精神點,等會兒動作要迅速。這一帶雖然沒有攝像頭,但過往的車輛可不少,不要出什么紕漏。”

現在是法制社會,這樣的行為,若是被逮住了,是要坐牢的。

面包車上的其他幾個兄弟紛紛點點頭,悄無聲息的將面包車旁邊的側門打開。等會兒只要靠近李成,一條麻袋套上去,然后將李成拖到車上來之后,整個過程要不了5秒鐘,神不知鬼不覺。

只要李成被弄到車上了,后面的事情便好辦了。

趙無名聽到虎哥的安排,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個小屌絲還想跟我斗?有錢不光能使鬼推磨,還能使磨推鬼。

20米……

10米……

8米……

眼看面包車距李成越來越近,一輛紅色的寶馬突然嘎吱一聲斜著插過來,恰好擋在了面包車前面,穩穩停在李成身邊。

正在專心走路的李成,被突然的嘎吱嚇了一大跳,轉身一看,眼睛頓時移不開了。

寶馬車窗打開,里面一個絕美的的少婦,呼吁有些急促的對李成道,“發什么呆,不認識姐姐?趕緊上車!”

李成仔細一看,頓時愣住了,“蓉姐?這么巧?”

這個少婦,名叫許蓉,正是當時李成上大學的時候結識的一個酒吧老板娘。

李成家境不太好,上大學的時候經常去許蓉的酒吧兼職服務員。一直以來,蓉姐都非常照顧,預支工資,請李成吃飯什么的,都是經常的事。

一來二去,就成了好朋友,許蓉年紀比李成大一點,兩人時間的關系有些微妙,似乎是姐弟,但又比姐弟似乎要親密一些。后面,李成雖然畢業,結婚了,但兩人卻一直保持著聯系。李成之前被蘇輕柔趕出家門的時候,還在許蓉那邊對付了好幾晚上。

“別廢話了,后面有人要追殺你,趕緊走吧!”

 

內容不顯示部分

同類文學小說

股票涨跌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