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女婿的逆襲李成蘇輕柔(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完結版)

上門女婿的逆襲李成蘇輕柔(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完結版)

上門女婿的逆襲

時間:上門女婿的逆襲作者:策馬追夢來源:WD

上門女婿的逆襲李成蘇輕柔是由作者策馬追夢寫的一本很好看的小說,上門女婿的逆襲(全文免費在線閱讀):我是一個俗人,當我獲得了絕世醫術,至強功夫,我逆襲了!...

《上門女婿的逆襲》在線閱讀精彩內容

第三章 你會求著我回來

 

“你……”蘇輕柔氣的胸膛一顫一顫的,想要反駁,但卻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言語。趙無名敢肆無忌憚的在家里搞燭光晚餐,這的確是蘇輕柔沒想到的。

雖然敢動,但蘇輕柔內心里還是覺得不妥。

倒不是同情李成的遭遇,而是蘇輕柔不喜歡這樣被擺布的感覺!

李成嘴角一抽,“蘇輕柔,你要記住,至少現在,你還是我老婆!”

蘇輕柔氣的身體瑟瑟發抖,李成什么時候敢這樣跟他說話?要翻天么?

“滾!你給我滾……有種你就給我滾出去!滾了就不要再回來!”蘇輕柔指著李成的鼻子,大呼小叫道。

估計,這便是所有上門女婿的悲哀。

丈母娘不給好臉色,XF動輒喊你滾!為什么?因為他們有這個底氣啊,他們始終就沒有將上門女婿當一家人看過!

對于蘇輕柔的呵斥聲,李成只是淡淡一笑,“不用你催,我自己會走!至于回來……呵呵,有一天,你會求著我回來的!”

李成不咸不淡的回應著蘇輕柔,伸手在墻角將一個裝衣服的帆布袋子提著,便朝房門口走去。

看到李成似乎真的打算離開,蘇輕柔不由有些慌張,“李成,你給我站住,你去那種地方被抓了,我去拿錢贖你,然后現在還鬧離家出走!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對得起爺爺嗎?我爺爺當時真瞎了眼,讓我嫁給你這個白眼狼!”

蘇輕柔之所以有點慌張,主要是李成若是真的這樣離家出走了,爺爺那邊不好交代啊。當年招蘇輕柔入贅,便是爺爺拍板定下的。

聽到蘇輕柔提到爺爺,李成不由頓住腳步,淡淡的看了蘇輕柔一眼,“放心,爺爺當年給我的六十萬,我很快便會還給你!”

整個蘇家,所有人都瞧不起李成!唯一護著李成的只有蘇老爺子蘇國華,也正是有蘇老爺子震懾,所以李成的日子還稍微好過點。

李成可以討厭蘇家所有人,但卻唯獨對蘇老爺子一直很感恩。當年,李成的父親重病,急需要六十萬救命錢做手術。若不是蘇國華答應給李成那六十萬,只怕李成的父親現在早就沒命了!

一腳踏出蘇家別墅大門,李成知道,自己這走的是一條不歸路!

……

而與此同時,西川市正陽集團18樓總裁辦公室里,正陽集團的總裁莫正川老爺子桌上放著一張照片,旁邊還有一份女孩子的名單,隱約可見上面的一個名字,“蘇輕柔……”

后面似乎還有一段說明,但卻被照片擋住了,不知道具體說了什么。

莫正川的手指頭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面,沉吟了片刻,最終還是拿起話筒,撥通了一個電話,“昆八,留意一下這個年輕人……”

……

李成一個人走在大街上,看著街道上的燈紅酒綠,摸了摸身上剩下的三十二塊八毛錢,心中不由暗嘆一聲。

華布衣臨走之前,給李成在人民醫院那邊安排了一個醫生的空缺。據說醫院那邊一個科室的主任性命,就是當年華布衣救下的,只要李成明天去找他,吃住的事情應該可以迎刃而解。

但今晚……怕是只有在網吧對付一晚上了!

李成順著大街繼續朝前面走去,卻不知道,在后面幾百米的地方,一輛寶馬和一輛面包車悄悄的跟了上來。

面包車中,正是一臉陰沉的趙無名,還有另外一個臉上有刀痕的中年男子,“虎哥,就是那混蛋,您看什么時候動手?”

小子,跟我玩!看我不弄死你!

虎哥真名陳虎,正是昆八手下四大金剛之一。據說陳虎在境外受過訓練,身手了得,非常受八爺重視。

虎哥眼神朝路燈上掃了兩眼,“先等等,這邊全程監控,都有攝像頭,前面有一片拆遷區,那邊沒監控,我們就在那里動手!”

“好,一切就看虎哥了!”

趙無名和虎哥將一切都安排妥當,在前面走路的李成,卻渾然不知,危險正在靠近……

李成對這一帶很熟悉,穿過前面的拆遷區之后,便有一個網吧,包夜20塊。

7月的天,雖然已經是晚上,但路面上陣陣熱浪讓李成額頭上冒出了些許汗珠,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李成快速走了幾步,想要盡快到網吧的空調房里降降溫。

而此時,李成后面,距離李成擊敗你的面包車里,虎哥招呼著身邊的兄弟,“都精神點,等會兒動作要迅速。這一帶雖然沒有攝像頭,但過往的車輛可不少,不要出什么紕漏。”

現在是法制社會,這樣的行為,若是被逮住了,是要坐牢的。

面包車上的其他幾個兄弟紛紛點點頭,悄無聲息的將面包車旁邊的側門打開。等會兒只要靠近李成,一條麻袋套上去,然后將李成拖到車上來之后,整個過程要不了5秒鐘,神不知鬼不覺。

只要李成被弄到車上了,后面的事情便好辦了。

趙無名聽到虎哥的安排,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個小屌絲還想跟我斗?有錢不光能使鬼推磨,還能使磨推鬼。

20米……

10米……

8米……

眼看面包車距李成越來越近,一輛紅色的寶馬突然嘎吱一聲斜著插過來,恰好擋在了面包車前面,穩穩停在李成身邊。

正在專心走路的李成,被突然的嘎吱嚇了一大跳,轉身一看,眼睛頓時移不開了。

寶馬車窗打開,里面一個絕美的的少婦,呼吁有些急促的對李成道,“發什么呆,不認識姐姐?趕緊上車!”

李成仔細一看,頓時愣住了,“蓉姐?這么巧?”

這個少婦,名叫許蓉,正是當時李成上大學的時候結識的一個酒吧老板娘。

李成家境不太好,上大學的時候經常去許蓉的酒吧兼職服務員。一直以來,蓉姐都非常照顧,預支工資,請李成吃飯什么的,都是經常的事。

一來二去,就成了好朋友,許蓉年紀比李成大一點,兩人時間的關系有些微妙,似乎是姐弟,但又比姐弟似乎要親密一些。后面,李成雖然畢業,結婚了,但兩人卻一直保持著聯系。李成之前被蘇輕柔趕出家門的時候,還在許蓉那邊對付了好幾晚上。

“別廢話了,后面有人要追殺你,趕緊走吧!”

 

 

第四章 貴人相救

許蓉有些焦急的朝后視鏡看了一眼,后面陳虎和趙無名等人車子也急促停下來,從車上沖下來了七八個拿著家伙的青年。

李成心中一驚,轉身朝背后一看,趙無名和陳虎等人正撒開腿朝李成這邊沖來。

趙無名這孫子,這么快就找人來報復自己?

李成雖然跟華布衣學了不少的功夫,但從來沒試驗過,不敢托大,二話不說,連忙拉開車門鉆進副駕室。

許蓉一腳油門踩下去,車子前沖出了十幾米。

等趙無名和陳虎趕過來的時候,早已不見了許蓉和李成的蹤跡。

趙無名在地上跺跺腳,“該死的,居然讓他跑了。現在怎么辦,虎哥?是繼續去追,還是?”

陳虎眉頭跳動了一下,響起剛才寶馬的車牌,一腳踹在旁邊的花壇上,“追個屁,剛剛那是許蓉那瘋婆娘的車,趙公子,你這是我下套啊!李成居然認識許蓉那瘋婆娘,你100萬還想我他麻煩,你是嫌我不痛快吧?”

陳虎的臉色有些不好看,眼神中更有一抹玩味。趙無名有些訕訕的道,“虎哥,這不賴我呀,我也不知道這小子居然跟許蓉認識啊。”

陳虎冷哼一聲,揮揮手,“算了,趙公子!你的錢我也不要了,我好意勸你,這小子傍上許蓉這條大腿,你最好不要招惹他。許蓉那瘋婆娘發起瘋啦,連她自己都打……”

趙無名摸了摸鼻子,作為西川的大少,對于許蓉的威名,自然聽說過一些。只是趙無名還是有些不甘心,“虎哥,您這么厲害,還怕許蓉的那娘們嗎?”

陳虎冷哼一聲,“怕倒是不至于,只是,有些事兒你不懂!咱各有各的地盤,東城區這一帶本來就不屬于我,我貿然行動已經違背了規定。事情鬧大了,就算八爺那也不好交代。”

趙無名眼神中閃過一抹狠戾,想到李成對自己褲襠的那一腳,想到蘇輕柔的體質,仿佛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虎哥,什么話都不說了,300萬。今晚只要將李成抓住,300萬就當是虎哥和各位兄弟的辛苦費,如何?”

聽到300萬的價格,陳虎和身邊的兄弟眼前都是一亮,現在現在社會越來越不好混,他們每個月也就幾千塊錢的工資而已。300萬這可相當于他們好幾十年的工資啊,他們動心了。

陳虎看了看趙無名,嘴角抽了一下,“再加100萬,兄弟們可以冒個險。你愿干就干,不愿干我帶兄弟們回去!”

“好,400萬就400萬,只要能干掉李成,一切好說!”李成掛了,那蘇輕柔就理所當然的屬于自己,蘇輕柔的價值,400個億都擋不住啊。

……

許蓉的車里,李成坐在副駕駛。

許蓉今天穿著一件露肩的吊帶,三十歲的年紀,身上有一種特別的韻味。和那些十八九歲的小姑娘,又是一種不一樣的風格,看的李成心中不由一陣悸動。

“蓉姐,你怎么出現在這里?”李成轉頭微笑的看著許蓉,今天若不是許蓉,李成怕真要吃點苦頭。

要說身手,李成跟著華布衣學了這么長時間。對付三五個人應該不成問題,但關鍵是趙無名他們是悄悄襲擊啊。

“怎么,姐姐就不能跟你偶遇一回啊?”許蓉的笑容有些曖昧,逗的李成心頭一陣狂跳,“好啦,姐姐剛好有點事碰巧從這里路過。你這大晚上的不在家呆著,又被老婆趕出來了?”

大學畢業之后,李成雖然很少去蓉姐那里打工。

但兩人一直保持著聯系,所以許蓉對李成的情況其實都很了解。家里有一個不能碰的老婆,沒地位,沒人權……之前有好幾回,李成沒地方去的時候,還到許蓉酒吧那邊對付了幾晚上。

李成長嘆一口氣,“哎,算是吧!”其實,這次李成出門,更多的是李成自己離開的。

李成沒有多說,許蓉也就沒多問,“那,還是老樣子,到姐那里去對付一晚上?”許蓉轉頭,一臉微笑的看著李成,那眼波流離的樣子,弄的李成臉紅耳赤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這蓉姐,哎,可不好惹啊啊……

這話明顯有歧義啊,不明就里的人,肯定會想歪。但其實上,雖然李成知道,許蓉對李成有些想法,但兩人之前到目前為止還是清白的。

似乎是為了緩解尷尬,許蓉歪著腦袋看著李成道,“小壞蛋,你的按摩手法姐姐好久都沒體驗了,正好去給姐姐按摩按摩。”

提到按摩這兩個字兒,李成的臉色不由變了變,“蓉姐,你一個女孩子老讓我一個大老爺們給你按摩,這樣不太合適吧?”

其實不是李成不愿意,只是李成真的受不了啊。

許蓉雖然三十出頭了,但身材保養得跟18歲一樣。最關鍵的是,每次李成給許蓉按摩的時候,許蓉倒是很舒坦,但對李成來說,那簡直就是折磨,李成都要抓狂。

李成也是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子好吧,那種忍受真的是一種煎熬。

許蓉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怕什么?姐都不怕你還怕呀?怕姐姐把你吃了不成?再說,吃虧的是我,你又不吃虧……呆木頭……”

嬌嗔的言語,讓李成渾身不由一陣激靈。

惹不起,惹不起啊!

李成想了想,晚上自己的確沒地方去,便跟著許蓉朝零點酒吧趕去。

許蓉一邊開車,一邊正色道,“小壞蛋,說正經的,你怎么得罪了陳虎那幫人?這人可是八爺手下四大金剛之一啊!”

李成搖搖頭,“這個陳虎我倒不認識,應該也沒得罪他們。多半是陳虎旁邊那個青年趙無名……他和我之間有點矛盾,只是說來話長,不說也罷。”

這中間的事,畢竟是李成差點被帶綠帽子,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兒。

“放心吧,今天到姐那里,姐保你沒事。陳虎要敢上門挑釁,老娘可不是那么好惹的。”許蓉很聰明的沒有多問。

半個小時后,許蓉帶著李成出現在零點酒吧門口……但兩人不知道的是,在兩人的車子后面,一輛黑色的面包車,一直在悄悄尾隨……

 

第五章 來者不善

酒吧那些服務員紛紛朝許蓉問好,看到李成,眼睛中不由浮現一抹欣喜,“阿成,好久不見,歡迎歡迎!”

李成在這里做兼職好幾年,平時為人和善,和這邊的服務員關系都不錯。

簡單寒暄了幾句,許蓉帶著李成直接上2樓,朝著自己臥室走去。

樓下幾個服務員看著許蓉和李成親密的關系,不由嘀咕道,“阿成和蓉姐的關系似乎不簡單啊?說不定阿成要變成我們老板!”

“別瞎說,蓉姐這么多年,你見她跟男人親近過么?”

“對啊,所以這個阿成應該是第一個被蓉姐邀請上樓的人!”

“你這么一說,還真有點那么個意思!”

……

2樓,許蓉和李成進入自己的臥室后。

許蓉給李成倒了一杯水,“喝點水!放心吧,若是你老婆那邊回不去,在姐姐這里住下也是沒問題的,反正我酒吧也缺人!”

李成微微一笑,“謝謝蓉姐!不過我想,應該不用,輕柔心地還是很善良的,只是一時間在氣頭上罷了!”

“那行,反正隨你!蓉姐這里隨時歡迎你來……”許蓉對著李成嫣然一笑,“若是你不介意,我去換個衣服!”

兩人閑聊了片刻,許蓉去洗手間換了一件睡袍,身上搭了一層薄薄的床單,在床上躺下,“給我按按吧!”

看著許榮那絕美的身材,李成不由摸了摸鼻,心中暗暗將金剛經,心經,大慈悲咒都背了一遍。更是將華布衣教授的御龍訣運行了一遍,平靜了一下心情,“那,蓉姐我開始了!”

……

李成站在旁邊一邊幫許蓉按摩,一邊哭笑不得的道,“姐姐,你能不能別叫出聲了?這不就是一個按摩嘛,被蓉姐這樣叫的……這樣你手下的那些人聽到會怎么想?”

許蓉嬌媚一轉頭道,“怕什么,聽到就聽到唄!”

……

雖然房間里有空調,但溫度似乎提升了好幾度。房間里彌漫著一股旖旎的氣氛,只有心跳和急促的呼吸聲!

李成感覺自己快要沉淪的時候,房門口突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蓉姐,不好了,陳虎帶著帶著幾十號保安來過來砸場子了!”

嗯?

房間里燈光再次被亮起,李成連忙和許蓉分開,房間里的氣氛有些尷尬。

李成訕訕的摸了摸鼻子,將衣服整理了一下,“蓉姐!那個……要不我還是先走吧,免得給你找麻煩?”

許蓉臉上閃過一抹惱怒,“說什么呢,小壞蛋?現在你都是我的人了,在我這,還能讓你受欺負?”

許蓉看著自己絕美的身材,臉上也閃過一抹羞紅,迅速將衣服套上,對著門口回應道,“我知道了,馬上來!”

“這混賬,吃了雄心豹子膽,敢找老娘的不痛快,哼!”說話的同時,許蓉挽著李成開門迅速朝著樓下走去。

在房門外敲門的兄弟看到李成脖子上的吻痕,還有許蓉臉上若隱若現的嬌羞,心中不由浮現一抹詫異。

他們跟許蓉也有七八年了,這么多年來,除了許蓉那個出車禍死掉的前男友之外,還從來沒有見過有其他任何男人進入許蓉的臥室,更別說這么親密的關系。

這個李成,看來是成了蓉姐的入幕之賓啊。

以后得要改稱呼了,得叫成哥!

一樓整個酒吧已經停止了運轉,所有的賓客都被清理到了門口以及周圍的空地。空曠的大廳中間,陳虎帶著一眾兄弟,大馬金刀的站在正中央,而在酒吧這邊,幾十個服務員也都劍拔弩張的和陳虎對峙著。

看到許蓉下來,酒吧這邊的服務員終于松了一口氣。

陳虎看到許蓉,則是哈哈一笑,“老妹,冒昧造訪,打擾了。今天哥哥不是沖著你來,而是過來找一個老朋友敘敘舊,要不老妹高抬貴手,將這人交給哥哥。改天哥哥在樓外樓請客賠罪?”

“陪你大爺!”一腳猛然踹在旁邊的一張桌子上,結實的紅木桌子頓時被許蓉一腳踹得粉碎,“滾!”

許蓉如此霸道的動作,頓時讓眾人不由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就是傳說中的瘋婆娘許蓉么?

看來果真不是好惹的啊,能在西川獨當一面,經營整個東城的業務,果然非同一般。

陳虎對于許蓉的反應似乎一切都在預料中,并沒有多大的情緒波動,“妹子,咱倆無怨無仇,我并非有意找你的不痛快。今天我是受人所托,過來找個人罷了,這點面子妹子不會不給吧?

再說,不看僧面看佛面,八爺那邊你總得給點面子吧?”

八爺,名叫昆八!

是西川最大的安保集團老總,做生意八面玲瓏,手段通天。所有的事情合理合法,但偏偏處理的讓人找不到任何漏洞!

在西川,任何人提到八爺,都要給幾分面子!

而且,最近,八爺在業務上和許蓉還有些沖突,許蓉的能量要小一些,在八爺面前,自然是要示弱才對!

提到八爺,許蓉臉上的肌肉不由抽了一下,“陳虎,少拿八爺來壓我!李成是老娘的男人,告訴你,今天誰的面子老娘也不給。老娘連自己的男人都保不住,我還怎么混?”

許蓉的男人?

李成?

許蓉的話音落下,整個大廳里所有賓客,以及服務員,還有陳虎這邊的兄弟,眼睛都齊刷刷的朝李成看去。

就他?

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

看起來雖然有幾分帥氣,但不過是個窮屌絲而已,居然能得到許蓉的賞識?開玩笑吧!

陳虎還沒開口,跟在身邊的趙無名便有些著急的道,“虎哥,這不可能,李成明明有老婆……”

趙無名還想多說,陳虎卻伸手攔住了他,臉上浮現一抹怒色,“許蓉,按照你的意思,這事兒是沒得談咯?”

許蓉伸手挽住李成的手臂,冷冷的盯著陳虎道,“兩個選擇,第一,馬上滾!第二,要么,老娘將你打趴下,再滾!”

“……”

這有區別么?

陳虎雖然自覺上門挑釁理虧,但此時被許蓉一個娘們這樣踐踏,陳虎臉上有些掛不住了,“許蓉,這是你逼我的!兄弟們,抄家伙……”

內容不顯示部分

同類文學小說

股票涨跌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