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林初九的小說天下醫妃免費在線閱讀

主角叫林初九的小說天下醫妃免費在線閱讀

天下醫妃

時間:天下醫妃作者:林初九來源:zd

主角叫林初九的小說天下醫妃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林初九寫的主要講述的是:她是太子的未婚妻,卻在大婚前夕被賜給雙腿皆廢,癱瘓在床的前戰神王爺…… 新婚夜,本該癱瘓在床的新郎將她壓在身下:“本王是要殺你滅口,還是把你毒啞?” 身為華夏外科第一刀,林初九自成名后,就沒有被人如此威脅過。素指輕點,一個翻身,林初九將男人壓在身下:“你說,我是徹底廢了你的雙腿,還是廢了你第三條腿?” 她是風云醫壇的天才醫生,亦是父母皆亡,無依無靠的孤女;他是名滿天下的戰神王爺,亦是行走在黑暗間,讓人聞風喪膽的魔君重樓。然,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我林初九不是良善的女子...

《天下醫妃》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005演戲,要嫁的人癱瘓在床

林婉婷根本不甘心就這么離去,她帶太子來過來,可不是為了看望林初九的,林初九算什么東西,也值得她親自來看?

林初九不會真以為,嫁給蕭王爺就是飛上枝頭了吧?

林初九也不拿鏡子照照,就她那副鬼樣子,會有人喜歡才有鬼。

林初九起身送客,太子也不愿意對著林初九那張豬頭臉,拉著林婉婷就要走,卻不想林婉婷松開了太子的手,“咚”一聲跪在林初九面前……

“婉婷?”太子嚇了一跳,想要把林婉婷扶起來,卻被林婉婷拒絕了:“殿下,你別管我,這是我欠姐姐的。”

林婉婷委曲求全的模樣,把太子心疼得不行,勸了好半晌也勸不動林婉婷,便惡狠狠的瞪向罪魁禍首林初九,卻看到……

林初九不知何時,人退得遠遠的,雙手環抱,倚在梳妝臺上看著林婉婷,雖然左臉依舊紅腫,只是那神情怎么看,怎么透著戲謔。

林初九不理會太子的打量,雙手環抱,居高臨下打量林婉婷:就林婉婷這朵偽白蓮,還真當她和原主一樣二傻,任她耍著玩?

想跪?那就跪個夠吧,想要讓她再背罵名,那還是洗洗睡吧,也許在夢里有可能。

林婉婷這一跪,根本沒有跪在林初九面前,害得太子到嘴的責怪也說不出來,而林婉婷?

她亦是愣了一跳,不過她的反應急快,立刻移了一個位置,雖不是跪在林初九腳下,卻也是對著她的方向下跪。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不高興,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你怪我、打我、罵我都可以,可我真得不能把太子讓給你,我和太子殿下是真愛,我不能沒有他。”林婉婷說這話時,不忘深情地看太子一眼,把太子看得心都疼:“婉婷……”

“殿下,”林婉婷柔中帶強的喚了一句,兩人深情凝望炙熱的眼神,似要將要融化。

嘔……林初九差點就吐了出來,要不是臉疼得厲害,她真想冷笑三聲。

真愛你妹呀!

你們母女全是真愛,原主和原主的母親算什么?

你們真愛你們的,可有沒有一點社會公德心?有沒有一點責任心?

搶別人丈夫、未婚夫,這叫真愛?

這么污蔑真愛,真愛會哭的!

林初九再次翻白眼,真心要拿掃把趕人,這對男女一直在這里嘰嘰歪歪個什么勁呀?能不能快點滾蛋?

她真心對這個長得人模狗樣,卻蠢得無可救藥的太子沒有好感,她還忙著去了解原主的記憶,弄清她三天后要嫁的是什么人呢,可沒有時間看這對男女演戲……

可惜,太子和林婉婷聽不到林初九的心聲,兩人深情凝望半天后,林婉婷再次拒絕了太子扶她起來的好意,繼續對林初九道:

“姐姐,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給癱瘓在床的蕭王,可那是圣上賜婚,圣命不可違了,你不嫁也得嫁。妹妹求求你了……求你別再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爹和娘聽到你上吊自殺的消息嚇得不行,就怕你有一個好歹,爹打你一巴掌,那也是愛之深責之切。”

“姐姐,我知道你委屈,你難過……”

林婉婷還在那里吧啦吧啦說一大通,可是……

林初九都沒有聽到,她腦子里就只有一件事:她要嫁的人癱瘓在床?

老天爺,這是玩她嗎?

006找打,這才叫欺負

突然醒來要嫁人,就已經讓人很不爽了。現在又得知要嫁的人,是前未婚夫的叔叔,還癱瘓在床,林初九真想兩眼一閉,回去面對M國的情報人員……

貴圈也太亂了吧?

偏偏林婉婷那個偽白蓮,還在那演戲演上癮了。

就在此時,林婉婷說了半天不見林初九有反應,跪著又膝蓋疼,干脆直接站了起來,走到林初九的身邊,拉著林初九的衣服,怯生生的道:“姐姐,你沒事吧?你,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呀。”

嘴上這么說,可林婉婷眼中惡毒的光芒,卻泄露了她的心聲:林初九,你最好永遠別想開,繼續要死要活,弄得人盡皆知,還沒進門就先惹蕭王爺不滿……

林初九已經受夠這個女人了,看著她扯著自己袖子做出的樣子就覺得惡心,她嫌惡的抽回袖子,沒好氣的道:“別碰我!”

如果可以,她很想大吼一聲“滾”,但她的理智提醒她這個時候還是低調的好。

可是……她只是不耐的抽了下自己的袖子,能多大的力氣?

偏偏林婉婷居然來了一個180度大旋轉,華麗麗地摔倒在地上步說,還不忘聲音充滿痛楚的慘叫一句:“哎呀,好疼呀。”

“婉婷……”眼見林婉婷甩的如此“重”,太子殿下急忙上前,把林婉婷扶了起來,然后關心地檢查林婉婷身上,看有沒有傷:“婉婷,摔疼了沒有?有沒有傷著哪?”

林婉婷依偎在太子懷里,柔柔地搖頭,眼中的淚水要落不落:“殿下,我,我沒事的,我不疼的……”她是這么說的,可臉上卻是一副忍痛的表情,看在太子的眼里,卻是她忍痛欺瞞。

登時,太子怒了,他轉頭對林初九咆哮:“林初九,你好大的膽子,當著本宮的面,也敢欺負婉婷,你活得不耐煩了?”

太子一臉厲氣,看上去嚇人的緊,要是之前林初九沒弄清情況,頂多當啞巴不理會,可現在她都被設計的,要嫁給一個癱瘓在床的病人,而這個偽白花妹妹竟然還演個沒完,她心中也是蹭的一下冒起了火!

“太子殿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負她了?明明是她自己轉了個圈摔的,與我何干?”

尼瑪,太子了不起是吧?你丫的還不是皇帝呢,等當了皇帝再囂張吧。

“你?強詞奪理!”太子眼見林初九一臉不敬之色,氣得臉都紅了,指著林初九的鼻子,一副要把人宰了的樣子。

可冒火的林初九壓根沒把他放在眼里。

不是說她三天后要嫁人嗎?她相信,在她沒嫁出去之前,事絕沒有人敢動她。

她要死了,還有誰家會舍得讓自家女兒,嫁個癱瘓在床的男人?即使那人是王爺又如何?

“強詞奪理?”斜眼打量了林婉婷一眼,林初九冷笑一聲,走到林婉婷的面前,扯著受傷的嘴角,一字一字對太子道:“太子殿下,我這就讓你看明白,什么叫欺負。”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聲響起。

林初九在太子與林婉婷完全沒有防備時,揚手在林婉婷的臉上甩了個巴掌。

這一巴掌中,林初九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打得是又狠又響,雖然手打麻了,可她高興……

解氣啊!

“啊……”林婉婷沒有防備,被打了個正著,捂著臉一怔:“你,你打我?”

林婉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林初九雖然被她娘寵得無法無天,可卻從來沒有打過她。

“林初九,你竟當著本宮的面打婉婷?”太子也氣狠了,他根本沒有想到,林初九膽子這么大……

“殿下,你又錯了,我這不是打林婉婷,我只是讓你看明白什么叫欺負,免得殿下又污蔑我。”林初九暗暗甩了甩發麻的手,扯了扯嘴角,說得含糊不清……

沒辦法,她臉疼。

不過,能打這偽白蓮一巴掌,她心里舒暢了。

父債女償,渣爹打了她一巴掌,她就從這朵偽白蓮花身上討回來了,不然還真以為她林初好欺負……

007大鬧,有種你還手

我只是讓你看明白什么叫欺負,免得殿下又污蔑我?

聽到這話,太子氣得全身都在顫抖,這簡直就是狡辯。

“林初九,你,你,你好大的膽子。”太子殿下抬手欲打,可是……

林初九半點不懼,反倒將被打腫的左臉送上去,“打呀,把我的臉打壞了,三天后我就大鬧婚禮,把這張臉露給賓客看,說太子看不起蕭王爺,認為殘廢就該配丑女,所以把我的臉打壞了。到時候看天下人如何看太子殿下您?”

“你,你敢威脅本宮?”

太子一路順風順水,是中宮嫡長子,一出生位置就穩固得無可撼動,身邊的人從來都是奉承,就連皇上也極少對他說重話,卻想不到這刁蠻的女人竟然敢威脅他?

太子此時怒火連連,覺得林初九簡直不可饒恕,可偏偏他還真不敢!

因為林初九這女人根本就是瘋的,要是真這么來了,那他……

“殿下可又污蔑我了呢,我這不是威脅,只是好心的提前告訴殿下一聲,免得殿下犯糊涂,當然,殿下大可試試,我的臉反正就在這里,殿下要打就快點動手,我要后退半步,我就不叫林初九。”林初九指著自己的左臉,眼神滿是不耐。

太子的手舉在半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張臉漲得通紅……

林婉婷被打后,就一直捂著自己的左臉,在太子懷里掉金豆子,她當然希望太子打林初九,可此時情形依然變成這種畫面,林婉婷明白,在鬧下去,似乎也不好收場,只能咬牙忍下。

“殿,殿下……”林婉婷艱難的開口,林初九雖然氣力小,可那一巴掌也把林婉婷的臉打腫了,一說話就疼得厲害。

“婉婷你怎么了?”太子聞聲立刻收手,轉而去關心林婉婷,那動作快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太在乎這個女人,還是有了個臺階趕緊溜下去了。

林婉婷含淚搖頭,強忍著疼痛開口,“殿下,姐姐只是心情不好,別……別計較。”她恨得快滴血了,不過此時也只能如此,但好在,林初九這么不給太子面子,她相信太子會更加厭煩,這也算小小回報了一番。

“你呀……真是太善良了,可惜有些人就不領情,要不是你,她林初九這輩子也嫁不出去。”太子再次用眼睛白的地方,瞪了林初九一眼。

林初九卻是眼睛一瞇,看向林婉婷……

好啊!原來,原主會嫁給殘廢的蕭王,都是你的功勞,好,很好……

她咬了下牙,代原主記下這帳來。

林婉婷被林初九的眼神嚇了一跳,連忙低頭不敢與之直視,拉著太子的衣擺道:“殿下,我的臉好疼,我們先去看大夫好不好?”

“好,好好……本宮這就讓人宣太醫。”

太子立刻順著這個臺階,扶著林婉婷就往外走……

當然,走之前,太子不忘惡狠狠地瞪林初九一眼,那一眼殺氣騰騰!

林初九一點也不在乎,在太子和林婉婷快要走出去前,囂張地說了一句:“記得讓下人給我送冰塊和消腫的藥,不然三天后的大婚……”

這話,威脅意味十足。

太子腳步一頓,差點又要折回來,好好教訓林初九一頓,卻被林婉婷給拉住了:“殿下,我疼……”

太子立刻丟下林初九,對下人大喊:“來人呀,沒看到二小姐受傷了嗎?還不快去宣太醫。”

“是,是,是……”下人連忙應是,一個個急忙往外跑,生怕金尊玉貴的二小姐,因這一巴掌毀了容,至于傷勢更重的林初九有誰記得?

《天下醫妃》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內容不顯示部分
股票涨跌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