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醫妃》免費閱讀作者林初九小說

《天下醫妃》免費閱讀作者林初九小說

天下醫妃

時間:天下醫妃作者:林初九來源:zd

主角叫林初九的小說天下醫妃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林初九寫的主要講述的是:她是太子的未婚妻,卻在大婚前夕被賜給雙腿皆廢,癱瘓在床的前戰神王爺…… 新婚夜,本該癱瘓在床的新郎將她壓在身下:“本王是要殺你滅口,還是把你毒啞?” 身為華夏外科第一刀,林初九自成名后,就沒有被人如此威脅過。素指輕點,一個翻身,林初九將男人壓在身下:“你說,我是徹底廢了你的雙腿,還是廢了你第三條腿?” 她是風云醫壇的天才醫生,亦是父母皆亡,無依無靠的孤女;他是名滿天下的戰神王爺,亦是行走在黑暗間,讓人聞風喪膽的魔君重樓。然,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我林初九不是良善的女子...

《天下醫妃》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003真愛,白蓮花妹妹

嫁人,對林初九來說,絕對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林初九上輩子活到二十六,別說結婚嫁人了,就是戀愛也沒有談過……

別誤會,林初九并不是單身主義者,條件更不差,她之所以悲劇的臉初戀都沒,那是因為她太忙了。

就算她智商高,學習能力強,可要在短短五年間,在M國拿到醫師執照,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上輩子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學習和工作上,哪里沒有時間談戀愛……

當然,依她的身份,她也是不可能戀愛的,雖然她不缺追求者,但M國的人她信不住,第九局也不會允許。

好吧……

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渣爹口中的嫁,是嫁給誰?

林初九扶著桌子坐了下來,無意識的一轉頭就看到地上有一條白綾,還有一個被踢倒的繡墩。

“這是什么節奏?”林初九一臉茫然,試著從原主記憶里尋找原因,可就在此時,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很快門開了……

一對男女!

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對黃燦燦的男女,踩著陽光優雅地走了進來,隨著他們的進來,屋內一片金光閃閃……

這光真不是一般的刺眼!

林初九伸手在眼前擋了一下,直到門關了,林初九才能正常視物。

好家伙!這是把金子全掛身上了嗎?

土豪金早過時了好不好!

林初九撇了一下嘴。

杏黃?鵝黃?

這對男女是有多愛這個顏色呀!

等等……不對,這是古代。

能穿杏黃的男子,就只有東文國的太子殿下,蕭天瑞了。

猜到對方的身份,林初九仔細打量了對方一眼……

氣宇軒昂,身形挺拔,五觀俊美,皮膚白皙,深身都散著高貴的氣質,處處都透著高人一等的優越……

至于太子殿下身邊那個,皮膚白皙,嬌俏動人的姑娘,林初九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她異母妹妹林婉婷了。

看兩人的名字就知道,渣爹對她有多輕視,說不定她渣爹早就和她姨媽勾搭上了,只等她娘一死就把人娶回來,不然怎么解釋,她那位小姨媽到十八歲,還不嫁人的事?

“姐姐……”在林初九想這兩人身份時,林婉婷怯怯的上前,在林初九面前輕喚一聲,見林初九看向她,一臉關心的道:“姐姐,你的臉還好嗎?疼不疼?要不要我給你吹吹,娘說吹吹就不疼了。”

看看,這是多好的妹妹,前提是如果她沒有搶原主的未婚夫。

“姐姐,你怎么不理我?”林婉婷小姑娘,看自家傻姐姐沒有理她,眼眶立刻就紅了,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不等林初九開口,就自動認起罪來:“姐姐,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嗚嗚嗚……對不起,姐姐,對不起,可是,可是我真得不是故意的,我,我……”

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眼淚珠子一顆一顆的掉下來,那小模樣要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真正是梨花帶雨,讓人心疼。

林初九正欣賞這份好顏藝呢,身后氣宇軒昂,尊貴不凡的太子殿下就上前,一把將林婉婷抱在懷里:“婉婷別哭,你沒有錯,你不需要向這個惡毒的女人道歉。”

“殿下……”林婉婷這一聲叫得婉轉纏綿,林初九差點沒有吐出來了,但是……

太子似乎很吃這一套,心疼的安慰道:“婉婷,你別哭,你哭得本宮心都要碎。婉婷,你就是太善良了,我們是真心相愛,你才沒有對不起這個女人,你要記住就連母后也同意了我們的婚事。”

“殿下你真好。”林婉婷終于止住了淚……

這兩人有沒有搞錯呀?

明明是她被搶了婚姻,怎么還罵她惡毒,能不能再無恥一點?

004挑釁,后悔活在這世上

林初九本就被打得腦子疼,看到這對男女,在她面前旁若無人的秀恩愛,差點就吐了,本以為這對男女秀完就要走,結果林婉婷完全沒有要走的意思……

林婉婷在太子懷里哭了半天,才“驚覺”他們的舉動于禮不合,啊的一聲,連忙推開太子,然后……

像是犯了錯的小學生,拘謹地站在林初九面前,怯怯的解釋道:“姐姐,你,你千萬別生氣,我和太子是發乎情、止乎禮,不是你想的那樣。”

林初九默默望天:她想什么了?她就想這秀恩愛的兩人,趕緊滾蛋,別煩她,她腦子正亂著……

“婉婷,你不必和她解釋,我們是情到深處,身不由己,情不自禁……”太子很大男人,一把將林婉婷拉到身后,生怕她委屈的柔聲言語。

但繼而他又陰沉著一張臉,對林初九道:“林初九,你給本宮聽著,看在婉婷的面子上,本宮不計較你的失禮。婉婷即將是本宮的太子妃,你要再敢欺負婉婷,本宮就讓你后悔活這世上。”

太子氣度不凡,由皇家熏陶出來的威嚴之氣更是駭人,要不是林初九見多識廣,還真會被嚇到了……

林初九低頭,掩去眼中的冷意,輕輕地應了一聲:“嗯。”

她現在身子弱,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適合和這對男女硬碰硬。當務之急,是把人打發走……

這么聽話?

太子詫異地看了林初九,他極少見林初九這么安靜,林婉婷也是一臉震驚,不過她掩飾的很好,只是水汪汪的大眼,閃著迷惑與不安……

林初九看到太子為她出頭,不應該撲上來又打又罵的嗎?

今天怎么聽話了?這樣……太子殿下還怎么看,惡毒姐姐欺負她的戲碼?

不過,在看到林初九臉上的傷后,林婉婷明白了,林初九肯定是打怕了,也知道爹根本不會幫她。

想到這里,林婉婷一臉得意,當然她不會傻得,在太子面前表現出來。

林婉婷垂眸,站在太子身后,依舊一副委屈的樣子……

太子看不到她的異常,盯著林初九看了半晌,確定林初九是真聽話后,太子也松了口氣,語氣緩和幾分:“林初九,你肯聽話最好,圣旨已下,你的婚事不可改變,你就是再不愿意,也必須嫁給本宮的四叔,以后……你就是本宮的四皇嬸,莫再纏著本宮,叫四叔難堪。”

太子一副教訓的語氣,可不掩得意之色……

林初九則是直接傻眼了?

什么?原來她要嫁的是太子的四王叔!

林初九瞥了一眼地上的白綾……

搞什么啊?原主尋死覓活的不肯嫁的人,竟是太子的四王叔,難道這個這個四王叔……

等等!既然她要嫁給太子的四叔,那就是太子的未來長輩啊,太子居然還敢教訓她?

我咧個去……

太子什么玩意兒?

林初九抬頭,狠狠地瞪向太子,嘴巴不好說話,只能用眼神表達:我是你長輩,你有沒有禮貌?

可惜,林初九氣勢夠了,但配上半張豬頭臉,真得一點效果也沒有,太子完全沒有明白她的意思。

不僅如此,在看到林初九那張豬頭臉后,太子眼中閃過一抹厭惡……

可很快,厭惡又被得意給取代了,太子軟言安慰道:“好了,初九……時辰不早了,你好好休息,三天后,就是你和四叔大婚的日子,你乖乖地別再鬧事,莫要讓四叔不滿了。”

那教訓的口氣,那理所當然的口吻,把林初九氣得不行……

太子殿下,你真的是在和你未來四嬸說話嗎?

要不是一說話,就扯得左臉痛,林初九絕不會只翻白眼。

林初九弄清事情真相后,很果斷的起身送客,可是……

005演戲,要嫁的人癱瘓在床

林婉婷根本不甘心就這么離去,她帶太子來過來,可不是為了看望林初九的,林初九算什么東西,也值得她親自來看?

林初九不會真以為,嫁給蕭王爺就是飛上枝頭了吧?

林初九也不拿鏡子照照,就她那副鬼樣子,會有人喜歡才有鬼。

林初九起身送客,太子也不愿意對著林初九那張豬頭臉,拉著林婉婷就要走,卻不想林婉婷松開了太子的手,“咚”一聲跪在林初九面前……

“婉婷?”太子嚇了一跳,想要把林婉婷扶起來,卻被林婉婷拒絕了:“殿下,你別管我,這是我欠姐姐的。”

林婉婷委曲求全的模樣,把太子心疼得不行,勸了好半晌也勸不動林婉婷,便惡狠狠的瞪向罪魁禍首林初九,卻看到……

林初九不知何時,人退得遠遠的,雙手環抱,倚在梳妝臺上看著林婉婷,雖然左臉依舊紅腫,只是那神情怎么看,怎么透著戲謔。

林初九不理會太子的打量,雙手環抱,居高臨下打量林婉婷:就林婉婷這朵偽白蓮,還真當她和原主一樣二傻,任她耍著玩?

想跪?那就跪個夠吧,想要讓她再背罵名,那還是洗洗睡吧,也許在夢里有可能。

林婉婷這一跪,根本沒有跪在林初九面前,害得太子到嘴的責怪也說不出來,而林婉婷?

她亦是愣了一跳,不過她的反應急快,立刻移了一個位置,雖不是跪在林初九腳下,卻也是對著她的方向下跪。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不高興,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你怪我、打我、罵我都可以,可我真得不能把太子讓給你,我和太子殿下是真愛,我不能沒有他。”林婉婷說這話時,不忘深情地看太子一眼,把太子看得心都疼:“婉婷……”

“殿下,”林婉婷柔中帶強的喚了一句,兩人深情凝望炙熱的眼神,似要將要融化。

嘔……林初九差點就吐了出來,要不是臉疼得厲害,她真想冷笑三聲。

真愛你妹呀!

你們母女全是真愛,原主和原主的母親算什么?

你們真愛你們的,可有沒有一點社會公德心?有沒有一點責任心?

搶別人丈夫、未婚夫,這叫真愛?

這么污蔑真愛,真愛會哭的!

林初九再次翻白眼,真心要拿掃把趕人,這對男女一直在這里嘰嘰歪歪個什么勁呀?能不能快點滾蛋?

她真心對這個長得人模狗樣,卻蠢得無可救藥的太子沒有好感,她還忙著去了解原主的記憶,弄清她三天后要嫁的是什么人呢,可沒有時間看這對男女演戲……

可惜,太子和林婉婷聽不到林初九的心聲,兩人深情凝望半天后,林婉婷再次拒絕了太子扶她起來的好意,繼續對林初九道:

“姐姐,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給癱瘓在床的蕭王,可那是圣上賜婚,圣命不可違了,你不嫁也得嫁。妹妹求求你了……求你別再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爹和娘聽到你上吊自殺的消息嚇得不行,就怕你有一個好歹,爹打你一巴掌,那也是愛之深責之切。”

“姐姐,我知道你委屈,你難過……”

林婉婷還在那里吧啦吧啦說一大通,可是……

林初九都沒有聽到,她腦子里就只有一件事:她要嫁的人癱瘓在床?

老天爺,這是玩她嗎?

《天下醫妃》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內容不顯示部分
股票涨跌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