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葉蒼天的小說都市至尊王者免費在線閱讀

主角叫葉蒼天的小說都市至尊王者免費在線閱讀

都市至尊王者

時間:都市至尊王者作者:笑步笑來源:zd

主角叫葉蒼天的小說都市至尊王者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笑步笑寫的主要講述的是:十年前,葉家廢物二少爺飛機失事,被世人誤以為已死。十年后,葉家覆滅之際,葉蒼天王者歸來,攜天威讓仇敵戰栗。...

《都市至尊王者》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5章 真正的惡魔

“啊?”雄哥一愣。

嘭!

又是一聲槍響。

雄哥的左腿也被廢掉。

忍受著身體和心里的雙重煎熬,鄒雄艱難的開口說道。

“是……是郭家家主,郭淮雇我們出手的。他打探到了是你們殺了他的二兒子,所以……花錢雇傭我們殺人……”

“早說啊。”

冷月面無表情的臉上終于浮現出了一絲絲笑意。

隨后,她將口袋里的一個錄音筆拿出來,按下了停止鍵。她要的證據已經收集到了。

冷月干凈利落的從車頂上跳了下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躺在車頂的鄒雄,聽到腳步聲漸行漸遠之后,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艸,這小娘們到底是從哪鉆出來的,太特么可怕了。”

雄哥齜牙咧嘴,心有余悸的叫罵著。

然而,他剛罵完這句話。

嘭。

一聲槍響。

雄哥的眉心被一槍洞穿。

兩百米開外,冷月吹了一下槍口的硝煙,面無表情說道。

“一分鐘時間到。”

……

郭家書房內,郭淮坐立不安的等著電話。

鄒雄那邊只要完成任務,會第一時間給他打電話,郭淮早已將尾款準備好了。

就等對方的好消息了。

按理說,以鄒雄的手段,整個蘇河市怕是都沒有他搞不定的角色。

但是,郭淮不知為何,心中總算有些不安。

眼皮也跳個不停。

忽然間,郭淮手機響了,他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連忙上前拿起手機。

是鄒雄的來電。

郭淮連忙接通電話道。

“雄哥,怎么樣……”

他的話還未說完,一聲清冷的聲音便打斷了他。

“鄒雄已經死了。而你,敢招惹吾主,殺無赦。”

說罷,對方就掛了電話。

郭淮拿著手機足足楞了數秒!

那特么來的神經病?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剛才打過來電話之人到底是誰?

媽的,邪門了,這號碼難道不應該是鄒雄的嗎?

就在郭淮驚疑之際,一聲敲門聲響起。

郭淮心緒尚未平復,打開門后,赫然便看到了一個魁梧如山的男子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雷虎將錄音筆的內容播放給郭淮聽完后,冷冷說道。

“怎么樣,做好了受死的準備了嗎?”

郭淮望著眼前的男子,眼中絕望之色蔓延開來,他渾身上下宛如被人用涼水潑了個透。

……

警察局。

“隊長,調查報告出來了,頭兒!”

鄭蓉蓉一臉興奮的朝著關宏跑來。

滿臉倦容的關宏打了一個哈欠,點燃了一支煙后,這才開口說道。

“什么結果?”

“昨夜21時的那起‘6.18’特大案件,死者皆為‘天雄幫’的成員。其中還有天雄幫的老大,鄒雄。從現場情況來了,這起案件很有可能是地下組織由于某種原因火并造成的。”

“我們還調查到了鄒雄這些人與郭淮有大額金錢往來!案情已然明朗了。顯然鄒雄這伙人是被郭淮買兇殺人!然后分臟不均產生內訌。”

關宏忽然搖了搖頭說道。

“不對。”

“啊?怎么了頭兒?哪里不對啊?”

“你見過在大馬路上分贓的嗎?而且天雄幫在蘇河市盤踞了十多年了,鄒雄這個家伙在地下勢利威望頗高,他的小弟怎么敢連老大也殺了?”

“是啊,頭兒!還是你厲害!我怎么沒想到呢。”關宏這么一分析,鄭蓉蓉激動的拍打了一下關宏的肩頭說道。

“你這丫頭,手勁怎么這么大。”

“嘿嘿,抱歉關頭。剛才太仰慕你了,所以一激動就……”

“行了。別拍馬屁,說正事。尸檢報告結果如何?”

“咳咳……”鄭蓉蓉清了一下嗓子繼續匯報:“關隊,死者一共二十四人,全部被一槍爆頭,正中眉心!現場只有一種彈頭……”

聽到這里,關宏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關宏曾經是東鏡雇傭兵,上過戰場,所以對于“槍槍爆頭,正中眉心”的理解,遠遠要超出常人。

或許很多人,看電視、電影,覺得這沒什么。唯有關宏這樣真正感受過戰場生死搏殺之人才清楚,這是多么恐怖的情況!

人在生死關頭,會以第一時間以擊殺對手為目標。

而尸檢報告“槍槍爆頭,正中眉心”八個字,只能說明了一個問題!

殺手在射殺時,完全沒有任何緊張,甚至她的生命根本沒有受到過威脅。

這根本不是火并!而是單方面的屠殺!

殺人手法完全一致,現場并未留下任何痕跡,證明這個殺手是頂級的!

而且,現場只有一種彈頭,說明二十四個死者,連絲毫抵抗之力都沒有,就全死亡了!

關宏干刑偵三年來,還是頭一次遇到這么恐怖的存在。即便部隊上的一流神槍手,也沒有這本領!

殺手在動手時,根本沒有任何慌張!這群地下勢力之中的餓狼,這一次,遇到了一個真正的惡魔!

第6章 不敢想象的存在

關宏心中震撼無比,忽然鄭蓉蓉的話語將他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

“關隊,我們查到了現場那輛林肯車的來歷了!”

“哦?”關宏聞言,直接坐直了身體。

“關隊,根據調查顯示,這輛車應該車主叫做葉蒼天!”

當聽到“葉蒼天”三個字后,關宏面色一沉!

此時的關宏神情異常凝重。

他下意識的看向了手頭的資料,將一張照片拿在了手中。

照片上的男子英武非凡,眉宇間竟然蘊含著濃濃的王者之氣。

“關隊,這人是誰啊?好帥啊。”

關宏用指節敲打著桌面,平淡的說道。

“他叫葉蒼天。就是你說的那輛林肯車的主人。”

鄭蓉蓉聞言,瞬間來了興趣,連忙將桌上的資料拿起翻閱了起來。

“葉蒼天,男,年齡二十七歲……”

隨即,鄭蓉蓉抬頭看向關宏,有些驚詫的說道。

“頭兒,沒啦?”

“沒了。”

“這家伙的資料怎么才這么點啊。誰負責調查的他啊,這業務能力也太差了吧?”

關宏停下了指節敲擊著桌面的動作,面沉如水的說道。

“是我。”

“……”

鄭蓉蓉瞬間無語。

過了半晌,鄭蓉蓉才說道。

“不應該啊,關隊。按照您的實力,這小子祖宗十八代您都能查出來吧?”

“行了,別拍馬屁了。昨晚小周他們就已經通過監控發現了這輛車,我就第一時間調查過了。”

鄭蓉蓉不解的說道。

“太奇怪了,這小子您難道什么都沒有調查出來嗎?”

鄭蓉蓉全然沒有注意到關宏的神情,繼續匯報著,結果卻被關宏突然打斷!

關宏倚在椅子上淡淡說道。

“好了。停止一切調查。”

“啊?為什么啊關隊。”鄭蓉蓉一臉茫然。

忽然,關宏壓低聲音說道。

“噓!”

見到關宏這幅模樣,鄭蓉蓉也蒙了。在關宏的示意下,鄭蓉蓉低頭湊到了關宏臉前。

關宏壓低聲音道。

“待會我和你說的事,千萬別泄露出去。”

隨即,關宏正色道:“就在昨天,我專程給我以前的戰友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幫忙調查。當我用傳真把照片傳給他之后,你猜對方怎么說?”

“怎么說?”

“他告訴我,讓我立即停止一切調查!掛了電話每過半分鐘,我就接到了上級領導的電話,他們給我下了同樣的命令。緊接著,半個小時內,從大隊到市局領導不間斷的給我打電話過來,下達的命令都是一模一樣的——立即停止一切調查。”

“什么?”鄭蓉蓉沒忍住,直接驚呼了一聲。隨后她連忙捂住了小嘴,眼中滿是驚愕。

鄭蓉蓉終于明白了,為何關宏要阻止自己再調查下去了。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來頭?

上頭的領導都出面了?

“那……關隊,咱們現在怎么辦?”

關宏換了一個慵懶的姿勢躺在椅子上,用隨意的口吻說道。

“還能怎么辦?涼拌唄。行了,告訴小周他們,這兩個案子都停了吧。正好咱們也休息幾天。”

鄭蓉蓉一臉不樂意的模樣。他們為了破案,已經連續忙了兩天了,誰知道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不過小丫頭性格開朗,一轉眼,郁悶的情緒就煙消云散了。她笑嘻嘻的說道。

“頭兒,你也別愁眉苦臉的了。和我說說看當年在東境時當兵的事唄。你在東境當兵的時候,見過東境傳奇龍魁沒有啊?”

東境龍魁,天下聞名。

但是,聽聞過的人多,見過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提起東境龍魁后,關宏終于提起了精神。

“我哪里有這等福氣見過龍魁大人啊。當年,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班長而已。而且,我們軍團又不是東境的主力兵團。別說龍魁大人了,就連他手下的‘十大神將’我都沒有見過。”

關宏的語氣之中,滿是遺憾的意味。

“關隊,繼續說啊。十大神將又是什么情況啊?”鄭蓉蓉被關宏吊起了興趣,滿臉希冀的說道。

“十大神將,那可是追隨咱龍魁大人出生入死的頂級強者。他們每個人可都是能征善戰,殺敵勇武,桀驁不馴,氣吞山河的大人物。”

“天啊,東境龍魁手下的十大神將都這么恐怖嗎?真想親眼見見那位龍魁大人啊。”

“切,丫頭,東境戰區,自從龍魁出世之后,未嘗一敗。我在東境服役數載都未曾見過,你怎么會有機會見到龍魁大人呢。”

聞言,鄭蓉蓉驚了。

關宏退伍之后,分配到了刑偵大隊,短短幾年,連破大案!三年不到,就被提為了刑偵大隊隊長。

在他心中,關宏已然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了,但是從關宏的語氣來看,他與那些傳說中的大人物,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東境,還真是一個可怕的地方。

連區區一個班長都能如此強悍,那十位神將又是何等的逆天?能夠帶出這么多牛人的東境龍魁,到底有多么恐怖,鄭蓉蓉已經不敢想象了。

第7章 你是什么人?

清晨八點。

葉蒼天剛從屋外回來,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

“二少爺,這么一大早,您去哪了?快洗手吃飯。”

英叔一邊招呼著葉蒼天吃飯,一邊看著本地的報紙,當他看到頭條的標題后,整個人都僵住了。

“郭家家主在家意外遇刺身亡。”看完這個標題后,英叔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眼葉蒼天!

登時,英叔渾身一戰。

莫非,這一切都是二少爺做的?

回想起前日葉蒼天的話語,以及他和雷虎在書房的對話后,英叔直覺得大腦一陣眩暈。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二……二少爺他真的有這么牛?當真把蘇河四大家族說滅即滅嗎?

葉蒼天沒有在意一臉震驚的英叔,看到飯桌上可口而又熟悉的飯菜,他眼中難得的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洗完手,重新回到了飯桌前后,葉蒼天說道。

“英叔,你也坐下吃。”

“二少爺,我已經吃過了。”隨后,英叔望著葉蒼天身后站的筆挺的二人說道。

“你們兩個站著干嘛,快坐下吃飯吧。”

雷虎目不斜視不發一詞。冷月也直挺挺的站著,目視前方說道。

“我等不配與龍魁同坐而食。”

英叔聞言,一臉古怪的表情。

葉蒼天夾著菜淡淡的說道。

“既然英叔都說話了,你們便坐下來一起吃吧。”

“是!”

“是!”

聞言,冷月和雷虎這才敢坐在座位上。

英叔徹底傻眼了。這兩人氣質出眾,以英叔的閱歷,這等人物,放眼蘇河市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人物了。

但是,他們在二少爺面前,竟然這般恭順!二少爺的身份,著實讓人猜不透。

“飯菜還可口嗎?”回過神后的英叔笑著看著狼吞虎咽的幾人。

“英叔,我早就想吃你做的飯了。”葉蒼天端著碗笑道。

“好吃!”雷虎含糊不清的說道。

“哈哈,好吃就多吃點。對了,二少爺,您今天有什么打算啊?”英叔忽然開口試探的說道。

葉蒼天瞬間就聽出了英叔話里有話。

“英叔,怎么了?”

“今天是阿嵐的生日,二少爺,你要不要去參加啊?”

冷月好奇的問道。

“英叔,阿嵐是誰?”

“她是咱二少爺的……咳咳,那個高中同學。”

“阿嵐嗎?”葉蒼天聞言,放下了筷子。

頓了頓后,方才說道。

“去。”

……

高家別墅大廳內。

一個穿著西服,戴著眼鏡的男子正在接待賓客。

今天是他的妹妹高晴嵐生日。

高家在蘇河市,算的上是一流豪門,今日往來的賓客無不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這時,一個下人來到高闊海身前,壓低聲音說道。

“少爺,屋外有個怪人,您要不要過去看看。”

聞言,高闊海順著那人指著的方向看去。

果不其然,只見一個穿著皮衣皮褲的大美女,筆挺的站在一輛黑色林肯旁,就好像是哨兵一般在把守著什么。

見到對方是一位大美女,身后還有一輛豪車,高闊海也沒有在意,隨意的吩咐道。

“她或許是那位大人物的保鏢吧,不礙事。下去吧。”

“是,少爺。”

那下人走后,高闊海又深深的望了一眼車子,然而那位美女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

一間寬敞明亮的書房內。

一個垂暮老者,手中握著一張泛黃的照片,口中喃喃自語道。

“老葉啊,是我對不住你。以后,咱們兄弟在九泉之下遇到了,你可不要怪我啊。”

老者長嘆了一口氣,繼續自言自語道。

“要是單單一個唐家,我就算拼了老命也要給你葉家報仇。可是,唐家背后的主使來頭實在太大了。要怪就怪二十七年前,你不該……”

砰砰。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高樹堂急忙將照片收好,整理了一下情緒后,沉聲說道。

“進來吧。”

一個老仆在門口躬身說道。

“老爺,外面有兩個怪人要見您,說是您故友的后代。”

高樹堂眉頭微微一鄒。

“故友的后代?他有沒有說是哪位故友?”

“好像是葉家人。”

“葉家?”高樹堂聲音頓時拔高了數倍,隨即連聲說道:“不見!”

“是。”老仆得令之后,便退了下去。

高樹堂此時太陽穴的青筋突突直跳,口中喃喃說道。

“葉家人,難不成是天元收養的那個二兒子葉蒼天?這小子不是死了嗎?怎么突然回來了。葉家出了這么大的事,還不是因為他……哎!葉家都已經沒了,他回來不是找死嗎!”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一陣喧囂。

“你們干什么?不是說了嗎?我們老爺不在!”

嘭!

一聲巨響。

書房門直接被暴力撞開。

高樹堂放眼看去。

好家伙,一個巨人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那大塊頭有門楣高,站在門口,將一扇大門擋的嚴嚴實實的。

“你……你是什么人?”高樹堂也被這個壯漢給嚇到了。

壯漢沒有說話,撞開門后,便退出了屋子。

《都市至尊王者》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內容不顯示部分
股票涨跌原因